2022 年 12 月 2 日,星期五
强制动员:国家的责任
将遇难者骨灰带回祖国
强制动员:国家的责任
  • 安部素
  • June 27, 2022, 17:35
分享文章

2012 年 12 月 18 日,在天安市,安部寿(左)率领一群人抬着在强制动员期间在海外去世的韩国人的遗体。

作者是亚太交流协会主席——埃德。

 

从2004年开始调查抗日强征受难者的真实情况和真相,到现在已经18年了。同时,177名遇难者遗体先后3次运回境内,继本月30日国内第4次安葬遗体后,共将运回215名劳改受害人的骨灰。到他们的祖国。

大家都说我说要挖掘那些被日本强征到异国他乡冤死的人的遗骸是鲁莽的。他们还问我为什么要从事这项没有任何政府补偿的工作。但是,尽管我经历了许多挫折并找到了最好的前进方向,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

迄今为止,我单位在国外发掘确认的公民遗骸(灵位等)数量为3000具。在“抗日战争委员会”期间,我们向韩国政府通报了日本政府调查的约2789具强制劳动受害者遗骸。

直到现在,日本仍以韩国政府没有足够的预算来支持这项工作为借口,将遗体置之不理。据估计,因日本侵略而被强征的朝鲜人在国内外约有800万人。由于解放后返乡人数减少,政府应介入,彻底调查和记录被迫在国内外动员的人数。

1945 年 1 月战争结束,也就是总动员时期,父亲被骗了两年就可以赚很多钱的把戏,抛下家人和朋友一起去了日本。简而言之,那是地狱。迎接父亲的只有滥杀滥伤、饥饿和疾病。千方百计从日本逃出来的父亲,偶尔会把当时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一岁大、几乎听不见也听不懂的儿子。

“我经常看到在日本一起工作时死去的人的脸!我要找到那些人的遗骸,安葬在他们的家乡。我仍然同情他们,”他说。大约40年后,我作为怀揣着这个愿望的父亲的儿子,踏上了为解除父亲怨恨的漫漫征途。

我沉浸在工作中。我撇下他的家人和朋友,前往日本和亚太地区调查强迫劳动的受害者。可以理解,当时的韩国政府坚持让私营部门不要去做,说这会造成混乱,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怎么知道埋在地下的遗骸是当时韩国人强制动员的牺牲品?

没有DNA调查,只有怀疑没有证据。有时甚至无法确定这些人是日本人、中国人还是台湾人。这些案件应移交当地机构保存,日后应与政府组成专门调查组。我们的政府必须在死者家属还活着的时候尽快建立并检查DNA数据库。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2015年12月,在解放70周年之际,韩国政府取消了“日本抗战期间强制动员受害人委员会”,该委员会在负责查明日本殖民统治下强制征兵的真相,调查损害赔偿情况。给出的理由是委员会已经履行了职责。

与此同时,就日军性奴役(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并新设立历史监察委员会(试图歪曲历史的组织),作为日本首相官邸下的常设机构。

现在,没有时间犹豫了。有人说,日本道歉后,我们就应该把遗体带回来。无人看管的遗骸会留在那里直到那个时候吗?

在这第四次归还中,38名日本劳工动员受害者的遗体将归还韩国。其中有1938年至1945年日本“总动员法”下发生的现场伤亡和幸存者死亡,包括儿童(平均年龄1至3岁)的遇难者遗体,其母亲被带到来自韩国的劳动场景与丈夫一起生活。

为什么?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在没有任何人知道或没有政府支持的情况下努力做这个项目。这不是因为我擅长这份工作,也不是因为我有很多钱。

答案是,我认为这正是我可以利用我19年调查强制动员受害者的经验的最佳方式,我强烈希望所有这些努力最终能得到日本的道歉。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记住,记住而不是忘记我们黑暗和痛苦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