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4 日,星期一
KENTECH 培养能源专业人士以改造能源系统
为碳中和的未来铺平道路
KENTECH 培养能源专业人士以改造能源系统
  • 郑敏熙
  • 2021 年 9 月 27 日 12:25
分享文章

韩国能源技术研究院院长尹义俊(中)和其他小组成员在能源论坛开幕前合影留念。

韩国能源技术研究院 (KENTECH) 计划于明年 3 月开学,作为世界上唯一一所专门研究能源的大学,最近组织了首届能源论坛,以阐明开发替代能源以实现碳中和。以下是与电子时报联合举办的论坛上与会嘉宾的发言节选。 - 埃德。

KENTECH社长尹义俊

尹义俊(KENTECH社长):随着气候变化的加速,国际社会开始关注碳中和。瑞典、英国、法国、丹麦和新西兰等主要发达国家已经颁布了碳中和法律。美国总统乔拜登上任后不久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并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

去年 10 月,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国会演讲中宣布了到 2050 年实现碳中和的计划。碳中和不是一种选择,而是韩国国家利益的一项基本任务。然而,考虑到韩国对化石燃料的高度依赖和可再生能源的低比例,能源领域的碳中和并非易事。从能源供应到传输到消费,有必要改变韩国目前的能源体系。

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培养能源专业人才并开发原创技术。在这方面,高校的作用确实很重要。政府、大学和学院以及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非常重要。在韩国以制造业为导向的产业结构中,政府的碳中和研发政策和投资应与大学和私营部门的研究和技术开发努力相结合,为向有竞争力的低碳产业转型铺平道路。

电子时报社长杨承旭

梁承旭(电子时报社长): 培养能源专业人士对于确保未来能源和在能源系统转型时代率先应对气候变化至关重要。 KENTECH是世界上唯一一所专注于能源研究和能源创业培育的大学。 2022学年韩国六所特殊理工大学的录取竞争率为24.07:1。我希望KENTECH成为韩国未来能源研发人才的摇篮。

KENTECH 副社长朴振浩

朴振浩(KENTECH副总裁): 政府主导的人力资源开发政策是在 2000 年代开始的。当时,政府将重点放在支持大学部门作为培养人力资源的一种手段,但这种方法效果不佳。自2010年代以来,政府一直在实施“轨道式”人力资源开发项目。在这种方法中,不属于同一部门但专攻同一领域的教授组成一个团队来执行他们选择的项目。然而,轨道类型在满足技术融合所需的专业人才培养需求方面并不有效。它有一个人力资源不匹配的问题。

KENTECH 追求具有融合思维和创造性解决问题能力的学生的教育系统。学校需要培养先行者而不是快速追随者。目前,以部门为导向的办学模式已成为韩国大学的固定模式。大学很难改变这种运作系统。韩国人需要的不是简单地解决既定问题的普通学生,而是需要有创造性的学生,他们可以在研究现象后提出解决方案,并找到适合各种经济和工业条件的答案。这就是KENTECH所追求的教育模式。

MOTIE董事总经理孙正乐

Son Jeong-rak(产业通商资源部能源产业部长):KENTECH最重要的作用是培养能够帮助我们应对碳中和的有才华的能源专业人士。

首先,韩国的大学教育是目标导向的。碳中和教育应该以价值为导向。 KENTECH 的任务是提供价值导向的教育。

二是要通过原则性教育培养人才。像 KENTECH 这样为学生提供超越当前大学框架的创新教育的学校,有必要深入思考关于原则的有效教育。

三是注重创新教育方式。 KENTECH 需要培养高素质的人力资源,以创造我们迄今为止没有的新解决方案。有必要思考 10 到 30 年前受过教育的人是否可以教今天的学生如何使用创新的新工具解决问题。公司应该更愿意招聘有创造力的员工,以便他们能够提出创新的解决方案。

四是培养全球人才。 KENTECH 需要有一个开放的心态。需要以开放的态度培养全球人才。信任在国际社会中尤为重要,此时需要的是诚实。毕竟,价值导向的教育就是答案。

UNIST教授李在成 

李在成(UNIST能源与化学工程教授):选择和集中是研究领域需要的方法。例如,如果 KENTECH 需要五个领域的 100 名教授,那么决定重点关注哪些小领域很重要。如果学校为一个领域分配 20 位教授,最好将他们的研究课题减少到 3 个。我建议学校在一个领域聘请 5 到 10 位教授,并瞄准世界上最好的。

KENTECH如何帮助精心挑选的教授如期发挥?首先,当聘用新教授时,KENTECH的总裁或副总裁需要与他交谈,分享学校的愿景。大学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是对教授的评价。关于任期,UNIST 根据教授所写论文的质量而非数量来评判他们。它鼓励教授在设定高目标后学习。

此外,当教授的研究成果不是论文而是技术转让或创业启动时,如果公司显示出成长为独角兽的可能性,那么教授的评价应该与在《科学》和《自然》上发表论文的教授一样高。需要引入一种设定高目标的评估方法来帮助教授的研究活动。

理工学院教授最重要的支持是研究设施。 UNIST 的第一笔投资是在中央研究实验室和研究支持总部进行的。当时,它引进了韩国最先进、最昂贵的设备。在邀请国外优秀的研究人员时,他们通常想知道的是他们是否能够在韩国继续他们的研究。拥有最先进设备的韩国大学可以从国外吸引经验丰富的优秀研究人员,因为他们认为设备可以帮助他们取得出色的研究成果。

韩国科学技术院院长闵炳权

Min Byung-kwon(韩国科学技术院新技术研究本部长):碳排放问题的核心是降低能源消耗的突破性解决方案。以现有技术到 2050 年实现碳中和并非易事。我希望 KENTECH 的毕业生能够应对触控挑战。

在政府情景下,太阳能发电量应占 500 吉瓦(GW)左右,但现在太阳能发电量约为 13 吉瓦。要到 2050 年实现 500 吉瓦,有必要考虑在目前大部分裸露的人工结构中安装太阳能发电设施。这种技术被称为光伏建筑一体化(BIPV)。

在新建筑中安装太阳能发电设施并不困难。对于现有建筑物,可以使用建筑物附着光伏 (BAPV) 技术。这种易于应用的技术使得在现有建筑物中安装大容量太阳能设施成为可能,而无需进行大修。

不连续性和不规则性被认为是可再生能源的局限性。可以存储可再生电力的储能系统 (ESS) 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还需要其他措施。一个例子是绿色氢,它将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电力储存在化合物中。该技术是将电电解成水并将其储存为氢气。 

斗山燃料电池首席技术官文相镇

文相镇(斗山燃料电池CTO):大学毕业生去燃料电池公司或石油公司,必须按照公司规定的岗位要求进行再培训。当大学没有正确教授基础知识时,就会出现问题。

大学如何教给学生公司希望学生在加入公司之前学习的所有技术?培养出具有融合性和创造力的人才固然好,但学生需要把基础知识学好。我听说现在物理和化学也作为本科工程课程的选修课。

如果一所大学提供专业的本科课程并且学生选择了不同的职业道路怎么办?研究生院的学生需要专业化。即使是博士。学位持有者还必须在公司接受至少六个月的培训。在大学里,他们应该教给学生他们需要好好学习的东西,公司应该对他们进行再培训。

Shinsung E&G总裁金东燮

金东燮(新星E&G社长):能源领域需要有才华的融合人才,涵盖化学、物理、机械、材料和半导体,甚至是基于他们的信息技术(IT)。它希望未来的设计师能够追求变革并领先于他人进行研究。他们是可以将能源和数字技术结合起来的人才。

很好的例子是埃隆马斯克和史蒂夫乔布斯。 “我最好的决定是辍学,”史蒂夫乔布斯曾在毕业典礼演讲中说。但是,由于能源领域是基于物理的,所以像埃隆马斯克这样主修物理和经济学的人才被认为是可取的。

KENTECH 需要提供和谐的教育。这是教育、研究和产学合作的和谐。学生必须具备技能、基础学习和知识的和谐统一。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我想提议激活工业学院学位。我公司正积极与成均馆大学合作。通过建立工业人工智能(AI)解决方案研究中心,来自制造、研究、销售和规划等各个组织的人才正在执行与领域相关的任务。

朴振浩:KENTECH 提供住宿学院课程。住宿学院是一种社会和文化社区,成员住在宿舍里。目前的大学宿舍都是关于住宿和膳食的。我们准备的住宿学院是一个综合性的学生发展体系。还聘请了国内相关专家。金东燮总统提到的知识不是教书的人获得的。学生必须自己获得这些知识。学院和大学已经把这部分留给了俱乐部或个别学生。由于 KENTECH 培养了一批精英学生,它可以创造一种寄宿式大学文化。

在教育方式上,KENTECH 引入了 Minerva School 和 Edx 等系统。在没有黑板的教室里,学生可以体验到四年来在其他大学和学院都没有体验过的课程。这是一种以学前教育为基础的教育。韩国的大部分讲座都是基于评论的。学生学习他们将提前学习的科目,教授担任助理。这自然会导致学生做出改变。对于学生来说,解决他们参加的讲座的问题,与同事讨论讲座以及通过团队活动学习非常有效。 KENTECH 将在韩国首次提供这种教育环境。

尹宜俊: 韩国大学太注重大学排名系统了。在评估卓越研究时,有必要承认一个基于研究的初创公司的启动以及研究项目对满足企业需求的贡献。尤其是教授们难以平衡教学和商业基础。 UNIST呢?

李在成:Science、Nature 和 Cell 的印刷论文被理工科大学视为重中之重。在工程学院,情况略有不同。工程学院的教授们希望他们所学的能在现实生活中得到应用。必须承认这两个值。

15% 的 UNIST 教授创办了初创公司。即使数量不大,比例也很高。当 UNIST 成立时,有一种不愿为在 UNIST 创业的人分配课程或学术服务的文化。目前,学校对此类教授给予鼓励和奖励。根据我的经验,研究和创业基金会几乎不会相互冲突。

文相镇: 令人担忧的是,科技类硕士、博士免服兵役制度正在逐步走弱。许多中小型企业已经能够以特种兵役制为契机,获得核心技术。由于特殊的制度,中小企业可以聘用高素质的人力资源。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员工在完成服兵役义务后会换工作或搬到其他公司,但也有很多情况下他们留在公司。